重返校园时光

来芝大读研已经半个学期了,从踏上美国土地的茫然,到现在每天在图书馆泡到一点,疯狂赶作业的常规生活,恍然一过也差不多两个半月了。芝大实行的是强度高、时间紧凑的quarter制,两个半月,刨去9月系里专门的review课程——从10月学校正式开学算起,已经驶离期中考试的港口,奔着期末考试去了。

而我也终于能静下来,稍微回顾一下重回校园的这段时光——正好想起来听说过的一句话,如今是各类SNS崛起,博客转而落寞的时代。这话说的没错,回望自己过去一年几乎寸草不生的blog,每每都觉得很是愧疚。其实用live writer在这里写东西,都是身心非常自在,思维也非常活跃的——所以能回到属于自己的这个小小站点,我也是很开心的。

去年夏天离开南京之后,我前往上海工作了一年。会计是个我并不熟悉的领域,很多工作上的知识需要从头学起,四大超高的工作强度,亲身经历之后才发现何为“纸上得来终觉浅”。懒散如我原本以为自己都撑不过去年冬天,结果熬一熬,哭了几场,被骂了几次,好几次夜晚怀揣着“明天就去辞职”的想法入睡,却也在最后一天清完了60多个coaching notes,交接完手上最后的项目,坚持到底做完了一整个忙季,才郑重地递上了辞职信。

离职的那天傍晚我收拾好东西,做公交车去了一趟南浦大桥,看着黄浦江上来来往往的船只,吹着春夏之交的江风,一半是解脱,一半是困惑。已经放弃了稳定可见的一段人生,前方确实未知和迷茫,手上握着的唯一资本就是年轻,其他一概不祥。

降落在芝加哥机场的时候是接近午夜,来接机的学长带着我走了一趟downtown,芝加哥的downtown真美,让我瞬间想到了上海,车在lake shore drive上飞驰,左手边那在黑夜中静默不语的密歇根湖,也像极了我的未来:广阔无边,却仍摸不清方向。

 

而现在回头再形容一下目前的生存状态,用一句话说起来就是:在芝加哥大学,在graduate school,没有任何一个专业是轻松的。

秋季quarter开学第二天,图书馆通宵自习区就人声鼎沸……不管我多晚离开图书馆,里面都有好多人一副“还远远没待够”的表情投入在学习中,大厅的lobby人来人往和白天别无二致。而不管我多早来图书馆,都有人带着一堆家当扎根于此,让人摸不清楚这到底是一大早就来了呢还是昨晚根本就没走。

而我的三位可爱的室友,也都是硕士在读:一位读public policy,每日写policy memo写到晕;

一位读计算机,每天在电脑面前coding。这几天中部地区刮龙卷风,上周末的芝加哥狂风暴雨,各种警报,她毅然决然地出门去上周末固定的习题课了……

还有一位读social work,每周几百页的reading要读,不是这个课要交十几页的paper就是那个课要presentation,同时还在一所黑人学校里做mental health consultant的实习,每周两天挤着全是黑哥黑姐的公交去上班,包包里放着防身电棒……

说回我自己。

在来芝大之前,就学长学姐郑重其事的说过芝大是个学术气氛浓厚,充满学霸的大学。“学霸是芝加哥大学的种群属性”——原话是这样说的。于是,作为一名学渣,来到这里时我显然是惴惴不安的。果不其然,一来就听说我们项目这批录取的学生的本科平均GPA是3.8……当时就吓了一大跳。本以为自己的本科GPA还可以了,原来在这个项目里是拖后腿的。班上70%的学生是数学/统计/计算机系出身,只有极少部分是像我这样纯金融或者经济背景……这消息犹如当头一棒,我瞬间意识到这一年的学业恐怕会很艰难。

从开学前的review session就开始体会了这一点,白天通常是7-8个小时的workshop,从MATLAB,R语言编程到corporate finance的training都有,夜里则是雷打不动三个小时的数学。上Probability课的时候教授非常自然地提起测度论,讲着兴起了就开始聊实变函数和随机过程,班上那些本科学应数的大神跟老师眼神交流完全没有障碍,我却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——完全跟不上。这还是undergraduate review session啊,整个九月心都是拔凉拔凉的。

可能每一个人在美国读graduate school的学生都会经历一段属于自己的纠结,其实很庆幸我的纠结来的这么快。我一直在想,在这个项目里,我到底差在哪里?我有相对优势么?吃饭的时候会想,睡觉前会想,就连坐在公交车上,没有精神地闭着靠着窗的时候,也在一闪一闪地想着这样的事。尽管这种焦急又沮丧的心情没有对任何人说过,何况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。直到某一天突然想通了似的。既然念硕士就是为了就业准备的,那么何必在学业上太过焦虑?再说,就算研究生的课程再难,或者说就算我再笨,也总能找到一个方法安稳的度过,比起怀疑自己,不如相信自己。能被录取一定说明我有自己的优势——虽然我还无法确切的形容这优势到底是什么。

事实证明我还是慢慢survive了下来,各科期中考试下来,统计过了平均分,C++考了满分,资产组合理论拿了A-,虽然跟班里的大神无法相提并论,但是也比自己预想的要好很多……现在的我开始慢慢明白,凡事只可与自己相比,学习也好,工作也好,“my pace”才是最重要的。

就好比是我和我的室友们,现在大家已经都开始各自适应这里忙碌的学习节奏,虽然每天见面时打招呼的方式已经从“今天吃什么”变成了“今天有due么”,但是慢慢地,也开始在这种紧张的学习生活中开始找自己的乐趣。比如我开始继续学钢琴,每天下午从图书馆溜出来,一个人走到琴房,练几首简单的曲子。冬日暖阳、黑板琴键、一杯温暖的拿铁,忘记赶due的痛苦,静静地享受属于我的校园时光。

8 Responses

Leave a Reply